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茉楠

 
 
 

日志

 
 

松绑的不仅是民间资本也是政府自己  

2010-03-26 15:2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国务院研究部署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即“民资20条意见”,将可能涉及到的垄断行业、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社会事业、金融服务等领域纳入对民资开放范围。 “民资20条意见”脱胎于4年前的国务院“非公36条”,是上次政策的延续深化?还是另有深意?在笔者看来这一“新政”的出台其战略意义将远大于经济意义。

涉及到经济增长动力如何有效切换问题

金融危机以来“国进民退”一直饱受诟病。《新周刊》曾在评出了2009年能够勾勒中国经济生态的10大关键词,其中“国进民退”位列其中。无论“国进民退”是否真正能够刻画这种现实,但能够引起国人如此关注可见一斑。

当前全球经济深度衰退态势得到了初步遏制,但经济复苏的基础依旧脆弱,经济复苏之路依然坎坷。如何尽快恢复经济内生性,培育政府投资的接棒者,以减少未来政策调整可能带来的振荡可能是各国政府的当务之急。长期内的全球复苏管理却依然面临诸多挑战,一定程度上,全球经济复苏是各国政府大规模刺激政策催化的结果,复苏的根本策动力表现在政府而非市场层面。

就经济复苏周期的规律而言,经济周期性复苏需要经历3个阶段:首先是政策刺激阶段,其次是库存周期逆转阶段,库存周期逆转促使企业加大清理库存商品力度,从而可能夸大了经济复苏初期的复苏活力。最后,是内生恢复性阶段。目前全球经济正处于反弹与复苏、政府与市场、刺激与内生的交替时期,各国经济正由“救急”走向“整固”。经济增长动力如何切换?

中国目前正处于工业化中期,高投资率有其合理性,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投资结构与投资效率较差。要借此大规模投资之时,尽快打破行业垄断,扩大对内开放。放开公用事业(市政建设等)、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医疗、教育服务等)、金融服务、国防科技工业,以及垄断行业领域的准入标准,明确准入时限。政府要为高“含金量”的资本流入提供必要的制度保障,以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项目融资等各种方式,参与公益事业和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加大技术研发和改造升级的投资力度,从根本上解决民间资本准入的动力问题。

涉及到反危机机制谁更有效率问题

“国进民退”还是“国退民进”的背后是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和角色如何界定的问题。特别是金融危机后,由于对“市场失灵是引发金融危机的重要根源”的判断使许多国家都出现了政府强势干预,在兼并重组的过程中,大公司经济卷土重来的现象。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危机肇发的根源不仅是由于“市场失灵”造成的,更是由于“政府失灵”造成的。政府与市场相脱节,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由理性走向非理性,从而引来市场的无序与疯狂,而政府长期保持低利率,不断加大流动性、以泡制泡,违背市场经济规律,才是造成这次金融危机的真正原因。因此,危机后的全球经济也面临着如何向市场理性回归和政府理性回归的过程。

金融危机似乎让各国出现了方向性的误判,让很多人相信政府的绝对力量,甚至崇尚自由经济的美国也走向了“国家资本主义”。大危机让“凯恩斯主义”再次回归。他所推崇的“国家干预经济要求扩大政府支出,实行赤字经济,政府支出成为市场需求的组成部分,有利于熨平经济波动带来的增长下降。”又一次成为反危机的武器。

但事实证明政府干预并不能消除经济的周期波动,以至消灭经济周期。从罗斯福“新政”到各国政府相继出台经济干预的政策效果来看,虽然起到了明显的作用,即在一定程度上“熨平”了经济波动的震幅,刺激了经济的加速复苏,但从20世纪70年代出现了经济“滞涨”,以及随后发生的几次经济危机的事实,不难看出政府干预不仅没有消除经济周期,而且每一次新的经济危机都会使政府负债更上一层,使其危机调控能力更降一层,凯恩斯主义也不是万能的。

当前全球患上了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大规模国家干预导致的政府债务膨胀。根据去年9月《经济学人》杂志设立的“全球政府债务钟”纪录,截至2010年2月,全球各国负债总额突破36万亿美元;2011年全球债务将超40万亿美元。“债务钟”显示,包括欧元区、英国、日本、以及美国是负债状况最糟糕的国家或地区。反映各国政府债券风险大小的指标——主权信用违约掉期(CDS)担保成本,从2008年9月底以来显著上升。

从历史上看,发生主权债务并不罕见,一旦一国的资产和经济增长能力无法负担其沉重的债务包袱时,债务国将选择主权违约来消除债务负担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大。上世纪80、90年代就出现过拉美、阿根廷国家债务危机。但像本次危机这样“范围如此之广,规模如此之大”还是第一次。

主权债务危机是全球大规模救市政策的副产品。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达国家投入近5万亿美元刺激经济,但上述资金大量流入金融系统和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提振作用有限。当前发达国家显露出进入“流动性陷阱”的种种迹象:一是经济依旧低迷,需求不足,私人自主性投资和消费萎靡不振,失业率高居不下;二是尽管利率已达最低水平,但由于投资者和经济前景预期不佳,使得通过降息刺激国内投资和消费的杠杆失灵,只能靠扩大政府支出,减税等手段刺激经济,政府财政负担不断加重。

伴随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金融机构负债和美国的家庭负债向国家负债回归。在实体经济陷入衰退、私人部门收缩信贷与需求的过程中,公共部门所推行的反周期政策,推动了公共部门杠杆率的攀升。过度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相当于政府把本来分散于各个经济主体(如金融机构)的风险集中于政府一身,把分散的资产负债表风险上升为集中的政府主权资产负债风险,其直接结果是公债债务水平及其融资成本的提高,公共资产负债表持续膨胀。而与之相对的是有效需求不足,发达经济体自主性投资还很疲弱。2009年美国全年企业投资下滑17.9%,降幅创1942年以来新高,国家大规模干预的成本太高,而效率很低。

因此,此时出台“民资20条”其意义不仅是“国退民进”问题,也不仅仅是经济动力增长切换的问题,它反映了国家对反危机治理机制方面更深层次的考量。好的制度依靠的不是政府的经济反哺,而是打破垄断,制度保障的经济自由、产权自由和流动自由等,让更多的要素流动起来,相信“民资20条”松绑的不仅仅是民间资本,也是政府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65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