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茉楠

 
 
 

日志

 
 

打破国际金融的“霸权治理”没那么容易  

2010-04-28 15:5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通过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投票权的改革方案,这是积极推动国际金融决策机制向有利于南北势力均衡化发展的良好开端,是国际金融格局和国际金融体系重建进程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提升新兴经济体话语权依旧任重而道远。

一、话语权配置折射出力量结构的此消彼长

世行份额的由国民收入、黄金与美元储备规模、进出口等变量及其一定的权重确定。世行中各国份额本质上是一种大国力量结构,并体现为话语权结构,因此,力量的配置就表现为话语权的配置。此次调整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了3.13个百分点。详细的数据显示,在186个成员国当中,103个国家投票权比例有变化,占到总数的55%,其中79个国家有所下降,24个国家有所上升。美国的比例仍然是15.85%,没有变化。分出来的3.13个百分点主要来自日本和欧盟国家,降幅最大的是日本,降0.78个百分点至6.84%;其次是法国和英国都降了0.42个百分点;德国降0.35个百分点,加拿大降0.28个百分点,荷兰0.23个百分点,加起来为2.48个百分点。

而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投票权从44.06%提高到47.19%。涨幅最大的是中国,投票权比例增加了1.65个百分点;其次是韩国,增加0.58个百分点;土耳其上升0.55%,墨西哥增加0.51%,新加坡增加0.23%,巴西增加0.18%,印度增加0.14%。可以看出最新调整的投票权主要转移到了新兴经济体和转轨经济体。

这一调整反映的是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经济金融格局变化的内在逻辑关系。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使世界经济发展态势悄然生变,全球经济整体增长减缓,但发展多元化加速。西方大国与新兴发展中国家的权重此消彼长,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崛起,正在由国际体系外围进入内核。

近几年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金砖四国”的经济飞跃是有目共睹的。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2006年—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前全球经济的全盛时期,四国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10.7%。在过去8年中全球经济增长中的一半来自四国的贡献。而危机中中国经济的表现更是令人侧目:名义GDP居世界第三位;外汇储备、出口额、经常账户顺差、煤炭消费量、汽车销售量均跻身世界第一。而高盛的分析模型则显示,到2018年“金砖四国”和美国占全球GDP的比例将同为25%;而到2050年四国将一同跻身全球六大经济体之列,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份额将各占50%。随着力量的消长变化,发展中国家话语权相应变动也是一种历史发展的趋势。

二、二战以来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制度霸权

但是美国的投票权没有发生丝毫变化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国际金融新秩序和金融货币体系的重塑是一个全球性的博弈过程。尽管美国在独掌世界金融秩序多年之后,不得不将一小部分权力让给他国;尽管随着欧元的崛起,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实力跃升以及因之而生的话语诉求,国际金融格局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洗牌,但美元主导的货币霸权并未改变。

现在的国际金融体系脱胎于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金融体系两大支柱:一是享有国际货币霸权的美元;二是由《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和《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协定》诞生的IMF和世行,可以说这两者完成了美国主导全球货币体系的基本制度框架。

世行和IMF作为掌管国际金融体系的重要国际经济机制,成为美国维持和巩固霸权地位的有力工具。通过IMF和世行的组织制度来主导国际金融事务,是美国霸权时代的显著特征。在IMF和世行中,美国的分量与其承担的义务及能力存在严重偏差,它占有的17%的投票权份额与众多规则中要求取得85%以上认可的规定具有一票否决的垄断性地位;通过限制条件和联盟机制,美国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内部决策时能够获得更多的支持;而IMF和世行的行政官员也受到美国价值观和政策态度的影响,从而不自觉地加强了美国在IMF和世行中的制度霸权。这种制度霸权,与传统的军事霸权和殖民霸权相比,具有更强的隐蔽性、渗透性和可行性。美国的霸权地位也因此更加稳固。即使在20世纪70和80年代,美国的国力相对衰弱之时,美国在国际经济机制中的制度霸权也没有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而丧失。

三、重塑国际金融体系是一个艰难的博弈过程

积极推动国际金融决策机制向有利于南北势力均衡化发展的良好开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改革美国主导下的国际金融体系绝非一蹴而就,国际金融新秩序和金融货币体系的重塑是一个极为漫长而艰难的博弈过程。

国际金融体系除了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还涉及到国际汇率制度,国际收支调节体系,国际流动性的创造和分配、国际资本流动的管理、国际货币金融政策协调等各种制度框架。对于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实际上美国不愿意进行“伤筋动骨”式的改造,而只想搞些“小修小补”,比如适当加强监管、有限增加某些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的份额等等。因为美国有两条底线不可逾越:一是任何国家不得削弱美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控制权;二是任何改革建议不得动摇美元的支柱地位。

目前提升新兴发展经济体话语权是在既有国际经济金融框架下投票权、份额的重新分配,但是不撼动美元霸权地位,设立美元发行的国际制衡机制,国际金融体系改革不会有实质性进展。此外,必须改革提款权和特别提款权制度。应按照世界各国贸易比重重新分配提款权,扩大特别提款权(SDR)的发行和使用范围,使之成为国际储备与支付的重要补充手段,避免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汇率发生过大幅度的波动,有利于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稳定,因此建立多级制衡的国际货币体系,以新的“全球治理”代替“霸权治理”,才是治本之策。

 

  评论这张
 
阅读(13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