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茉楠

 
 
 

日志

 
 

欧洲经济社会的“危机之殇”  

2011-08-19 15:3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比美国,欧洲经济社会刚性让她受到的伤害更大。尽管德法峰会倡导建成欧元区经济政府,希望通过定期召集两次首脑会晤,加强政策协调,但这种极为松散的组织似乎更加一个理想的“乌托邦”,而眼下,对于欧洲来讲,不得不面对危机向核心国蔓延、巨额债务短期冲击,也不得不承受高福利社会变革的长期之痛。欧洲不得不面对危机向核心国蔓延、巨额债务短期冲击,也不得不承受高福利社会变革的长期之痛。

一、欧债面临巨额债务融资挑战

2011年,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公共债务比率将超过其GDP的100%,为二战以来首次,主权债务市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二是美国债务危机并未平息,美国债务上限再次提高为继续债务融资铺平道路,美欧债务融资大战不可避免。根据IMF的数据,世界外债发行数量最多的前十个国家,包括了美国、7个欧洲国家以及亚洲的日本和澳大利亚,这10个国家对外发行的债券占全球的83.8%,而这其中欧元区各国债券市场加总后规模占到了全球的45%,已经超过了美国32%左右的份额,因此,美欧之间的债务融资资源竞争可能会贯穿未来几年。

二是日本债务融资需要海外资产回补。曾经日本资金是欧洲债券的重要购买力量,但鉴于大地震重创日本经济,日本债务不断恶化,而恶化程度和恶化速度也远超预期需要本土资金的融资,因此,可能导致欧洲债券购买风险增大。

三是今明两年是欧元区国家债务到期高峰期。希腊2011、2012年将有276、337亿欧元债务到期,葡萄牙有148和184亿欧元到期,西班牙有879和1093亿欧元到期,意大利有1876和2447亿欧元到期,在发达国家集体深陷债务泥潭的大背景下,欧债能否顺利在市场上为债务进行融资将是未来非常大的挑战。

二、欧债危机继续向核心国蔓延

去年法国已经开始实施财政紧缩计划,但仍未阻止债务的继续上升。法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第一季度末,法国公共债务累计总额高达1.6461万亿欧元,比上一季度增加了549亿欧元,公共债务几乎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4.5%,创下新的历史记录,市场依然担心一旦法国国债“3A”信用评级遭下调则意味着欧债危机向核心国继续蔓延,危机恐将进入新的阶段。

事实上,法银行业与希腊以及其它脆弱国家之间紧密的资产关联已引发评级机构的高度关注。数据显示,法国银行业持有意大利债务总量的45%,比其投资“欧猪”其余四国总额2538亿美元的风险敞口还高。

尽管,目前美国三大信用评级表态法国AAA评级前景稳定,但国债市场早已风声鹤唳。周三,法国国债的信用违约掉期(CDS)飙升至161.7,创出历史新高,意味着每担保1000万欧元法国国债需付出16.17万欧元成本,意大利和西班牙在欧洲央行买入两个国家债券后有所下跌,但仍高达340个基点和344个基点。相比之下,美国失去3A评级后,5年期CDS反而下滑3个基点,至54个基点。这说明市场真正的恐慌并不来自美国而是来自于欧洲,并不能排除未来调降法国3A评级的可能。而同处最高评级的英国也因经济低迷、财政亏空也在“低增长、高债务”的困局越陷越深。

三、福利刚性下的欧洲社会之殇

根本而言,福利成本、竞争力下降,才是欧洲高债务和高财政赤字的根源,但这却是一条荆棘丛生的拯救之路。自从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一直把“救助输血+财政紧缩”作为治理的主要手段,这也就意味着欧洲各国始终在使用一个应对流动性问题的方法来处理结构性导致的偿付能力不足的问题。各国一直希望在使用输血来争取时间的同时,被救助国可以通过财政紧缩的方式迅速地降低债务杠杆,提高自身的偿债能力,但是,如果考虑到实行财政紧缩所面对的种种困难,则让财政巩固变得那么艰难,而这其中欧洲社会的高福利模式可能是推动减赤最大的障碍。

欧洲人引以为豪的高福利模式在这场危机中面临着严峻考验。二战以后,欧洲基本建立了以高福利为特色的社会保障制度,包括儿童津贴、病假补助、医疗、教育、住房、失业救济、养老保险、殡葬补助等各类福利制度。特别是金融危机后,长期财政偿付能力使一些发达国家的养老保障更加不堪重负。

据IMF统计,从2007年至2014年,20国集团(G20)中工业化国家的平均国债负债率(国债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将上升至近25%。但到2050年,这场危机的成本最多只会有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财政成本的5%。仅以英国为例,英国政府预计到2017-2018年,老龄化每年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达到GDP的1.6%。增加的相关开支相当于为国债负债率上升37%偿付利息。而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预计将使国债负债率上升29个百分点。因此,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面临政府福利开支超过财政收入的入不敷出局面。再加上高福利下的用工制度十分僵硬,缺乏灵活性也导致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徘徊不前,“高福利、高债务、低增长”正在欧洲形成一个不良循环。

一方面,税收增长锐减,另一方面,社保、养老的刚性支出仍在增长,收支不平衡在加剧,欧洲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在经济停滞与财政债务困境的双重打击,高福利和财政平衡谁向谁的妥协?为应对债务危机,欧洲许多国家纷纷开始削减包括养老金、失业补贴等在内的财政支出,或是希望通过增加税收实现财政平衡,然而,无论是压缩公共开支还是增加税收,无论是削减公务员薪酬还是延长退休年龄,都是以居民福利损失为代价的。从希腊、法国、再到挪威、英国,寂静的欧洲不再寂静,不满情绪冲击着原本稳定的社会基础,欧洲要想通过大规模的福利制度改革依然阻力重重,而这将是通向发展之路过程中,对高债务、高福利模式改革的不能不承受之痛。

 

  评论这张
 
阅读(14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